我本身是會計系畢業, 但畢業後一直從事電腦程式設計的工作,剛開始換過幾家小公司,

後來來到寬特資訊,位於民生東路三段, IBM大樓的隔壁, 當時,全台銀行體系皆還未電腦化,

寬特資訊的總經理是當時勞委會主委的弟弟, 當時總統是李登輝先生, 而我们要電腦化系統的

對象,正是三芝 鄉農會.

 

      我是公司的新人,進去時公司有協理, 副理, 三位主任,及其他約4位新人,然我因為曾經

抓bug抓到上游程式,是主任的程式錯誤,又因模擬協理的程式,  改一支程式只要5分鐘,

因表現優異,獲得三芝鄉農會銀行系統電腦化之總主持人,所有人寫的程式皆由我更新維護,

包括3位主任, 其他4位同輩.

       正是前途一片大美好之時, 白目的我, 因為不懂辦公室文化, 同事間彼此的鬥爭,

當時我反而是很無知,心裡一直覺得老闆要把我fire掉, 還被總經理叫去安慰,但我仍

淚流滿面的害怕著, 因為,我從來不懂什麼叫做忌妒,什麼叫不友善, 什麼叫看你不順眼,

我只是哭泣著,心理不明嘹為何大家對我不友善,我是一個從小就很善良的人,從不曾

在言語上對人發脾氣,也因此,小時候我是一個模範生,人緣全班第一名,我一生未曾看

任何一個人不順眼,對弱勢團體也是抱著將心比心的心情的對待他人, 我想人性本善,

在我身上表露無遺.

 

      所謂的辦公室文化, 其實也出現在我家, 在家裡我總是熱情幽默, 然我對哥哥,弟弟的冷漠,

從未察覺,每當家理的水,電,瓦斯,門,有人忘了關,全家十指所指的人, 一定是我,在我成長的

過程中,我經常躲在房裡一人獨自啜泣,而從來沒有人會來安慰我,對於這一點,我只是習慣了,

從不覺得有什麼不對,每天還是很善良的開開心心, 所以, 我的成長過程中, 我一直以為沒有

人會討厭我,一點ㄦ也察覺不出來, 對於媽媽對我的刻薄,我亦從不知情, 媽媽總是罵我,

不會打扮,穿衣服很難看, 她自己卻老是拿一些自己不要穿的老氣衣服給我穿, 也不准我

留我愛留的長頭髮,她說那樣很像瘋婆子.

 

        在我出社會之前, 我的成績還算優異,因此在家裡還算抬的起頭的, 一直到我面臨轉化期,

在大學聯考失利,哥哥,弟弟相繼考上國立大學,我的苦難日子真正得來臨了, 每天媽媽皆會對

我念說, 我讀私校花她多少錢, 吃飯, 住家裡花多少錢,爸爸是公務員,家裡是透天屋沒有貸款,

可是我媽媽還是每天念, 當時我以經向灰姑娘一樣,住在3樓的佛堂,連個隔間都沒有,

而我的心,在也不像從前的灰姑娘那樣的開朗了, 我每日啜泣, 住在家裡如坐針氈, 因為媽媽,

每天會把我花她錢的事唸一遍, 我已讀不下書了, 每到寒暑假,我就到處打工, 賣冰,當佣人,

有一年暑假當了整整3個月的店員,賺了24,000元給我媽, 我媽還是嫌不夠,

大學生涯,我是非常不快樂的低空略過,因為,我根本就讀不下書.

 

   自己不對勁的時期是從高二下開始, 17~27歲整整十年,我每天食不下嚥,日日哭泣,更扯的是,

我不自殺, 我強吞飯粒,只是一片愚孝, 我不忍傷害父母心,白髮人送黑髮人,但這一切救了我的命

的,竟是一個天大的笑話, 我的爸媽並不愛我!!!

 

       進入寬特任職, 甚至被付予重任, 我自己亦一無知覺, 因為我媽媽每日還在問我,

妳的老闆是不是又要把妳fire掉, 我當時在公司亦沒有朋友, 整天沒有跟任何人講話,

因為每個認識我的人都知道我很白目,講話沒有心機, 說話很大聲,沒事笑嘻嘻,

從不擺架子,就這樣,我日日恐懼被fire掉的陰影壟罩著我, 我每天亦是哭泣的去上班,

有一天我發覺有人講話帶刺的,但並不直接對我,天ㄚ,這是我第一次有這種感覺,雖然

也許對方只是逞一時之快,但我從未經歷過此事, 因為我媽媽罵我都是直接的講,

而她不高興時敲著碗盤時, 我也從不知她是在修理我,只當她心情不好.

       所以, 這是我活到這麼大第壹次被修理, 用一些有的沒的聲音及抽屜開關的聲音,

搓紙聲不斷,於是, 我的思考走入岐途, 連續2個月, 我每天作公車,到公司,開電腦,

對著電腦胡思亂想, 竟沒有人發現, 最後還是協理來問我進度,才發現我不對勁,

原來我都沒作事,協理問我問題, 而我答非所問,我看見他流淚走出會議室,

接著,主任也進來和我談,我也看見他紅了眼框的出去, 我知道,我瘋了,

我心裡在想, 也許這一輩子,我永遠回不去了!

    文章標籤

    職場生涯

    全站熱搜

    ㄚ 嬤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