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感於揚弦的慈悲:

 

我覺得用時間相位來區隔鄭捷父母的行為, 才來作不同的批判吧.

回到鄭捷殺人前的時間點來說, 我們可以很清晰的作一個小小的判斷,

那就是鄭捷的父母沒有為鄭捷營造一個不殺人的環境, 這一點鄭捷的父母

難究其責, 再說遠一點, 鄭捷的同學, 老師, 他從小生存的環境, 這個社會扭曲

的一角養成了這樣一位殺人魔.當然鄭捷自己的靈魂也要負大半的責任.

直到鄭捷如此瘋狂的砍人, 所造成的因果, 鄭捷父母的罪, 才得以攤開在陽光下

被我們檢視, 而我們是檢視的人, 當然有權說任何話, 說重說輕 , 都難以令社會大

眾從這次的悲傷中痊癒. 鄭捷的父母也從中受到教訓跟責難. 我並無意說任何人

有錯. 但我們的社會的確該從中醒思些什麼, 鹽奶殺人事件, 緣起一個不受公婆

青睞的大嫂, 人的七情六慾,, , 怨等等一言行, 左右我們身旁人的氣息.

是以莫以善小而不為, 禍已遠去. 莫以惡小而為之, 福已遠離. 我希望人人能發揮

正面的能量, 吸收那些對妳不好得事. 以陽光看待別人. 即使生活如此之苦, 即使

別人對妳狠心唾棄.

 

 

 

感謝  北栖  好友贈詩

 

 

 

北捷江翠五二一
雙刀舞動成煉獄
彷彿置身是遊戲
猖狂少年費猜疑

 

    文章標籤

    社會

    全站熱搜

    ㄚ 嬤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