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今我仍常常想起這個人, 謝淑惠,

然如今她已不知去向, 我常常想找過去的朋友,

但人事已非, 人去樓空, 教從何處呼汝耶!!

 

   還記得那時我年約二十七歲, 正是我第一次

精神病發好後所找的第一份工作. 當時我想,

的人生大約毀了一半, 我的心裡非常自卑, 我想

我沒有資格交男朋友, 沒有資格拖累任何人,

許哪一天我又病發, 自己的形象也許很糟糕,

邊的人都會受到拖累.

    雖然, 我找到了一份好工作, 是在日商公司

擔任軟體工程師, 我們工作有秘書幫我們翻譯,

課長是日本人, 公司的女生, 除了我和一位女博

士是工程師¸其他女生都是日商秘書, 她就是其

中一位, 而且年紀很小, 大約二十歲, 去日本留

過學.

    還記得當年很流行藝術照, 我對我自己沒

有期望, 也不會想去拍美美的照片,但她和我似

乎比較有緣, 她常常主動找我聊天,而我的心,

知道, 是灰灰的, 我不想對任何人抱期望, 也因

, 公司裏所有人都不知道, 我是一個精神病患

, 我知道, 如果讓公司的人知道我的身分,

場一定很慘.

    就在這樣的情形下, 我並沒有在公司交一些

好朋友, 但她, 很主動找我, 有一次, 她說她會拍

, 可以把照片洗成復古的紫色,咖啡色等單一色

調.沒想到, 有一天, 她真的把我找去她住的地方,

還借我衣服, 幫我弄頭髮,她幫我拍了很多照片,

而且真的洗成復古的樣式, 我好高興有這麼多年

輕時的留影, 都拜她之賜.這些照片, 我一直留在

身邊, 每當看到照片, 就想起她的人.

 

    當時日商公司解散, 我也跟著同事們一一離

開公司, 離開公司後, 境遇並不太好,  大概三個

月就換一家公司, 軟體工程師的這條路並不順暢.

 

   我的身心更加疲憊, 老是遭家裡人瞧不起,

其一沒工作, 在家吃閒飯的日子, 更是如熱鍋上的

螞蟻, 我的人生狼狽至極. 剛開始還跟她偶有連

, 但有一天, 她打電話來找我, 我實在不知如何

跟她提起自己的遭遇. 只好告訴她, 不要來找我了.

我的心情是那麼得糟糕, 只隱約覺得她很失望,

裡喃喃念著為什麼..為什麼..

 

   天阿!我為了工作東奔西跑, 我一直沉浸在自己

的不幸中, 卻這樣的傷害了她的心,當時無奈,

如今想起來更加心痛.她並不知道我的狀況, 而我

卻狠心的與她決裂.想當時,她心裡不知有多難過.

而我, 朋友不多的我,每每想起她來, 便覺得自己很

難過,我身不由己, 妳知道嗎?

     翻著妳留下來的電話紀錄,那已是二十年了,

我還留著,妳知道嗎? 我想找你, 可是妳早已不見

了蹤跡,妳是我生命中少數幾個對我好的人, 可是,

我卻找不到妳.

    這是我們的友誼常在, 可是妳知道嗎? 我還

惦著妳在我的這一生一世!妳知道嗎?妳知道嗎?

    文章標籤

    友誼

    全站熱搜

    ㄚ 嬤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5) 人氣()